荟萃党史党建精华、助力党务政务工作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党政理论研究中心-人员查询
手机版 微信

微信扫一扫,资讯看不断

分享
学习党史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时间:2021-02-24 11:46:38   作者: 季立东文化纵横谈

 学习党史,即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开年我们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我们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史学传统的国家,历来就有从历史中汲取经验的传统。因此,如何学习历史知识,我们也是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就学习党史的问题,提几个方面的小建议,仅供参考。

第一个是,学习党史要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结合起来。历来是史论不分家,离开结论,也就是从历史中汲取的结论,那么,这样的历史就是无意义的。我们知道,一件事情,不同的人解释,那么,效果就不一样。所以,学习党史,必须同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结合起来。以经典著作当中的思想来理解当时的党史。

第二个,学习党史,不能只限于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当然,中国共产党的党史是重点,是主要内容。然而,中国共产党的党史有特殊性,与历代王朝的兴衰史不同。中国共产党的形成是在1921年,可是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是祖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运动在中国的表现和反应,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和思想在中国的发展。因此,学习我们党的历史,必须要结合自共产主义同盟以来的整部共产主义运动史,当然要包括列宁和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的党的历史。不要忘了,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对于大众来说,自共产主义同盟以来的国际共运的历史大家其实是非常模糊的。中国的共产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介绍清楚国际共运的复杂的历史,我们党自己的历史是说不清楚的。我们党的自信心、和为民族奋斗的自强的道路与国际共运史是统一的过程,而不是对立的过程。长期以来,大众传媒,图书出版,缺少对国际共运史的介绍、宣传、翻译这个现象应该从现在要改一改。要清楚,从党的性质来说,从无产阶级的革命的本质来说,无产阶级的政党的本质都是国际性的,而不少囿于一个民族范围内的,打通中华民族和世界的界限,才能看清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在中国的逐渐壮大的历史进程。我们也只有理清国际共运史和各个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政党、特别是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的交往,也才能将我们党史放在一个牢不可摧的历史基石之上。特别是才能得出我们党当今在世界无产阶级政党中的地位和作用,从而为我们在下一个阶段如何行动提供思想指导和历史经验。因此,从任务看,我们要编辑一套详尽的国际共运史、苏共党史,以及其他各国共产党的党史,形成一整套世界共产党党史的大合唱!可以说到现在我们都缺乏一套列宁等国际共运的领导人的权威传记,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值得令人遗憾的事情。相比我们秦皇汉武倒是很熟悉,而缺乏对国际共运方面的经验的研究。这是值得反思的。我们自己是大党,而且是执政党,更应该在党史的学习、研究、宣传方面和世界其他共产党一起来作,形成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宣传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高潮来,而不是一家独秀、孤木为春。

第三点,学习党史,要抓住的一条一以贯之的主线是什么?我以为是阶级斗争。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即说道:自人类历史以来(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解体之后),人类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我们推翻三座大山,我们进行改革开放,都是阶级斗争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已。应该说,在学习党史之前,我建议要认真学习下《共产党宣言》作为学习党史的基础。如果放弃、回避了阶级斗争这根主线,那么党史就必然没有了灵魂。学习党史也就不会有什么效果。首先是,阶级斗争是一个科学的判断,因此,学习党史,首先应该遵从科学的学习和研究的本性,也就是要抓住对象的本质,而人类社会的本质就是阶级斗争。中国共产党就是在阶级斗争尖锐的情况下产生的,其根本任务自然也是为了无产阶级的解放和胜利,因此,回避阶级斗争这根主线,必然就回避掉了党史的实际内容。否则,党史中大量的战争内容就无法解释了。因此,在今天,我们学习党史要有一股解放思想的精神,不能将经济建设和党史中的大量的斗争的内容对立起来。要看到,阶级本身就是经济范畴。阶级斗争首先是在经济范围内的产物,当然,就整体来说,阶级斗争必然是政治的,阶级斗争也不能仅仅限于经济领域。

第四点是党史的重点是建国后,而建国后的三十年又以最后那十二年为难点。可以说在当今,这个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而没有解决的根本原因,我以为恰恰在历史观上我们依然是陷于唯心主义史观,而不是马克思反复提出的历史唯物主义史观,他在《政治经学批判序言》中写道:

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

个人以为,马克思的这段对于他的基本方法的介绍应该成为我们重新解读党史的唯一的指导思想和方法论。实际上,我们很难从历史唯心主义的套子中跳出来,比如,我们习惯于将重大的历史成就和挫折归罪于当时领导人的思想认识,比如主观主义、个人动机、甚至是体制原因,而没有如马克思在这里说的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没有注意到在汪洋大海一样的小农社会突然来了苏联提供的机械大工业,而这个机械大工业在整体上对于中国人来说又处于幼稚的培育期,在量上太少,因而在质上的影响就小。换言之就是当时生产力水平低。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对空想共产主义学派的批判其实对于我们分析建国后三十年的风雨提供了非常好的范本,可惜,我们依然没有将问题归于生产力、生产关系、交换关系,而是归于领导人的个人因素。因此,学习党史,也是一次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普及的过程,要把党史的 学习放在坚实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上,要将个人英雄主义、英雄创造历史这样的基本的历史唯心主义从广大党员干部的头脑中驱赶出去,从新恢复历史唯物主义对党史的指导地位。

第五学习党史要和当下的工作和任务结合起来。从根本上说是要和共同富裕这个目标结合起来。这个自然包括当今的国际命运共同体这个命题。如果我们的党史学习不是以公有制为目标,那么我们的学习也必然是成为没有目的的乱射箭了。就成为没有目的的学习了。

第六学习党史要和学习当下的科技史、科技革命结合起来。共产党从根本上说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是先进生产力的掌握者,这是无产阶级最终战胜资产阶级的底气。从马克思开始,我们就一直非常重视科学技术,因此,科技史必然是党史的一部分。没有对机械大工业的深刻理解,是不能理解我们党史的,否则就会以为是一些精英们主观意识的活动的结果。正是忽视了对机械大工业特性的学习,才使我们始终不能跳出个人英雄主义史观,而津津乐道于领袖们的丰功伟绩。简单说来这几乎是小农的意识形态的反应。因此,建国后科技史、经济史、社会史、教育史、文艺发展史都应该成为我们学习的内容。东南西北中,党是抓一切的,党是核心,也正因为此,学习党史,也是对全面的历史的学习。到七八年前,我们如何建成了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有没有这样一部详细的历史书?反正我是不知道。当然这不等于没有。从今天看,我只看到了一部高铁史——而高铁的竞争还在继续。建国后的海港建设史、铁路发展史、轮船建设史、电力发展史、互联网发展史、人工智能发展史、大飞机发展史、交通史、银行史、证券史、石油建设史、煤炭发展史、化工史、建筑史等等,其实都是我们党史的一部分,是党史在各行业、各产业的反应。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应该有这些部门史、产业史。这样,才能深刻、全面的反应中国共产党的发展面貌,从而深刻反应出中国共产党在我国这个特殊环境中探索到的历史经验。进一步说,也才能让我们的党史更为丰富、多彩、生动、深入人心。毕竟,历史是人民群众写成的,我们党史也该遵从这个基本的唯物主义原则。

第七,党史的学习要和对党史的编撰结合起来,没有好的史书,学习党史就是一句空话。其次,要开放档案,让那些沉睡的档案活起来,放到网上,让大众学习、了解。大众看不到原始资料,自然就会胡思乱想,因此,学习党史的过程必然也是我们再度遵循相信群众、依靠群众的群众路线的过程。党史的学习不能搞曲线救国,只是让极少数的人在那里搞。没有普遍的学习,就不会有较高的学习质量和学习效果。这是不言而喻的。换言之,党史的学习要遵循教学相长的逻辑,学习党史不是一个灌输的过程,而是一个生动的互相学习的过程,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教育的深化的过程。这也是考验我们是否有自信心的一个事情。这点我就不多说了。

  京ICP备13015832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6337号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 声明 人员查询